傳承與變革中的煙臺絨繡

2019-08-16 13:06:02 走向世界2019年18期

仙輯

煙臺絨繡,又稱絨線繡花,是用彩色的優質絨線在特制的網眼麻布上進行繡制的一種手工藝品。作為國家級非遺項目的絨繡,在我國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據長沙漢墓出土文物考證,西漢時期,我國毛線織繡就已由新疆流傳到中原等地,當時的作品多為坐墊、褡褳等。但是將彩色毛線繡在有網眼的堅硬的鋼絲布上,卻是近代從歐洲傳到我國來的。

相比于其他非遺項目模糊的“家譜”不同,絨繡的發源地更加明朗,就是在煙臺。那是煙臺開埠后的1886年,法國傳教士史密斯女士想要送一副絨繡給當時的英國瑪麗王后。她經過朋友介紹,認識了當時赫赫有名的民間繡織高人董泰女士。史密斯把一幅精致的油畫作品《王后出巡歸來圖》呈上請董泰女士過目,并要求就照此畫繡織,另外還拿來英國的毛線說

明線料。使用中國的挑繡工藝繡出國外的油畫在當時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董泰女士經過精細琢磨,在自家的繡房里一干就是半年多,有的一英寸大小的小地方競繡了兩千多針,最終不負眾望,繡出了第一幅中國絨繡精品——《王后出巡歸來圖》,逼真程度堪比油畫。史密斯夫人拿到后大加贊賞,最終也博得了英國王后的高度贊揚。從此“煙臺絨繡”誕生了。

時隔十幾年之后,董泰之子許振邦先生投資創辦了煙臺第一個絨繡加工廠,民間稱謂“許家花坊”,它逐步形成了具有中西合璧特定技法的工藝制品,并且在當時小有名氣,成為煙臺藝術制品在中西方傳播與融合的一個典范。

建國后坐落在芝罘區內的煙臺絨繡廠,把絨繡制品更加專業化了,而這一專業化的指導者與繼承者正是許振邦的兒子許若愚。他也是煙臺絨繡傳承人之一,他不僅代表煙臺引領指導繡出了人民大會堂懸掛的該廠榮譽制品——“東海日出”,而且多幅作品在國家重要地區和經貿會上采用。煙臺絨繡將我國傳統的工藝針法同歐洲風格融于一體,僅毛線色彩就有1000多種。煙臺絨繡不僅能生產圖案富麗的靠墊等日用品,還能仿繡世界名畫、彩色照片、人物肖像、中國畫等藝術品。

絨繡制作主要分設計、放大稿、描樣、染色配線、繡制、局部拉絲造型等多道工序。煙臺絨繡共有100多種不同針法,每種針法都能表現不同的藝術特征。基本針法與我國傳統的打點繡針法(又名戳紗)相同,用有規則的斜針按網眼一格一針繡制,每針就是一個橢圓形小色塊。一幅絨繡少則幾萬針,多則須幾十萬針,先前的單色繡也改進為拼色繡、彩錦繡、接色繡、后期拉絲等,大大增強了藝術表現能力。煙臺絨繡非遺傳承人周志娟介紹,煙臺絨繡的技法更豐富,層次感也更加分明:“我曾經繡過一幅絨繡作品,里面用到的針法就有40多種。而且頭發、水流等都需要不同的技法。”除了技法多變,煙臺絨繡更加耐看。這里說的耐看,即是“可遠觀也可近賞”。

煙臺絨繡是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和工藝技法的藝術,是地域特色的文化瑰寶,而傳承人周志娟以及她的同行們,用她們精湛的技法默默地為煙臺文化增光出彩,周志娟也因此獲得了眾多國家級有關重要獎項,1988年她主導創作的《歐洲風景》繡作獲全國百花獎銀獎;2011年,作品《淑女與犬》《紅色花榮》獲中國民間工藝品博覽會金獎;在她摘取了中國民間藝術最高獎“山花獎”的《賢明帶來豐收與和平》作品中,我們不僅看到了細膩精湛、古樸華麗的絨繡精品,也看到了絨繡藝術的后繼有人,看到了中國非物質文化的希望。

現代的手工業,沒有了創新,就只有死路一條。煙臺絨繡也是如此,積極研究新的圖案和用途。但僅靠創新,還遠遠不夠。周志娟認為,如今煙臺絨繡的發展面臨不小的挑戰。隨著歐美金融危機、社會變革等一系列因素影響,加之絨繡本身產品單一、生產人力成本高的特性,市場需求急劇萎縮。到上世紀末,曾經輝煌的生產廠商紛紛倒閉,從業人員另謀出路,絨繡面臨失傳的尷尬境地。周志娟坦言,在傳承、培養方面,上海絨繡率先做出了改革。在年輕傳承人培養上,特有的上海絨繡非遺項目得到了由政府來購買服務的特殊政策來扶持。同時,上海人還計劃在傳習所洋涇港對岸建上海絨繡洋涇博物館,以集中、全面、系統地展示上海絨繡的文化,周志娟: “上海絨繡已經做出了改變,煙臺絨繡也需要來自自身的變革。”

Yantai woolen embroidery is a handicraft that uses colorful quality wool for embroidery on tailor-mademesh linen. As a national-level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woolen embroidery enjoys a history of over2.000 years in China. According to the cultural relics unearthed from Changsha Han mausoleums. the woolenknitting embroidery was already spread from Xinjiang to the Central Plains in the West Han Dynasty. At thattime the handicrafts were often cushions and long rectangular bags. But the colorful woolen embroidery ontough mesh wire cloths was spread from Europe to China in modern times.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战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