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魔力的文字

2019-06-28 00:19:59 閱讀(中年級)2019年5期

陳帥

我小的時候有一些怪癖。

比如說,和父母去朋友家做客,一進門,匆匆忙忙叫了“叔叔好,阿姨好”之后,我就會不管不顧地打開人家的書柜,拿出一本書,找個地方坐下來開始看,隨后便全然不知道周圍發生什么事了。我那時看的書很雜,有小人書,就像現在的袖珍書那么大,里面圖文并茂;也有雜志,但名字我都不記得了。總之,只要是有文字的,我都會如饑似渴地看下去。

那時,我還不喜歡洗碗。一到洗碗的時候,我就讓弟弟代勞,而我呢,就站在他的旁邊繪聲繪色地編故事講給他聽。我編的那些故事,大多是在書上看過的,再經過自己隨心所欲加工而成。

等我上初中的時候,班上流行起了“傳書”。一本書或者一套書,誰覺得好看了,就開始在班上傳著看。排隊,等書,看書,再傳給下一個人,整個流程是很安靜地進行的。這個時期,我們愛看的書的種類也多了起來,而且傾向性比較明顯。大部分女生喜歡看言情小說,比如瓊瑤、岑凱倫的,大多是港臺作家的作品。而我更喜歡看武俠小說,金庸、梁羽生、古龍,他們的一部部作品我大多是那個時候看完的。看過的漫畫書,我記得有《俠探寒羽良》和《貓眼三姐妹》。那會兒我們想要看小說,老師和家長都要管的,所以很多時候都像是在搞“地下活動”。我還記得,一個同學的書被家長沒收了,他急得不得了。書不能繼續傳下去是小事,不能還給書的主人才是大事。從此大家傳書看就更小心謹慎了。

上高中的時候,流行起了三毛的隨筆。我們常去書攤,等著三毛的下一本書出來。碰到有新書出來,心情好得連作業都覺得是可愛的,無比滿足。三毛的文字仿佛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我們倚在窗前,著迷地甚至是癡迷地沉浸在那些文字所描述的世界里。我常常想,我對于自由的喜愛,對于世界的好奇,大約都是從那些文字里來的。

后來,上了大學,似乎便沒有太多時間讀“雜書”了,可我還是會去看看《丁丁歷險記》之類的圖畫書。我很喜歡瑞士作家約翰·娜施比里的《海蒂》,大學畢業論文就選了這本書做研究。去年年底回母親家,整理柜子的時候發現了那篇論文。泛黃的紙、手寫的不太好看的方塊字,仿佛讓我心里那塊很柔軟的地方突然被輕輕地觸動了。

很多時候,我甚至不記得自己看過了什么書,都有哪些內容,也不記得書的作者是誰,可是那些作家傾盡心力變幻出的文字就像是無數的魔法咒語,在我的人生當中,幻化成不同時刻突然到來的驚喜,影響著我的成長,指引著我的方向。

?
战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