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性合作或成印美關系常態(焦點話題)

2019-06-28 06:20:57 環球時報

錢峰

進入21世紀以來的近20年內,歷經印美多屆政府立柱架梁,兩國關系步步升溫,其間雖也偶有齟齬與短暫失焦,但總體向好的大方向未變。美國防部在日前的《印太戰略報告》中甚至明確將印度定位為“主要防務伙伴”,并冠以“獨有地位”的殊榮,描繪了華盛頓欲將美印關系提升至“等同于最親密盟友和伙伴關系”的愿景。

美國的心思誰都明白。在當前美國政府渲染“大國競爭”、處處以中國為標靶的背景下,美國意在借助印度這樣大體量、分量重的國家,在更廣的地理范圍、更長的戰線上與中國博弈,全力遏制所謂“中國擴張”。正如《印太戰略報告》一方面污稱中國為破壞現有秩序的“修正主義國家”,另一方面描述“美印戰略伙伴關系基礎是共同的利益、民主價值觀”,宣稱“美印將在印太地區以及區域之外建立新的合作伙伴關系”,其矛頭集中所指不言而喻。

美國借助“中國因素”拉攏印度,主要是想放大新德里對華政策里面的一些消極因素,尤其在前些年圍繞印度加入核供應國集團、馬蘇德列名、中巴經濟走廊等問題,中印紛爭不斷。也是在那段時間,印美關系越走越近。2016年印美簽署《后勤交換協議備忘錄》,同意互用對方軍事基地。2018年9月,印美外長及防長舉行首次“2+2”對話,簽署《通訊兼容與安全協議》,推動印美軍事裝備實現通信聯通,為美向印出口先進通訊安全設備鋪平了道路。這種“印美結盟、聯手對華”的可能性一度在2017年洞朗事件前后接近頂峰。

近20年來,對美外交似乎一直是印度外交政策的最優先方向,這是新德里著眼于世界力量格局不斷變化、確保國家利益最大化的務實考慮,在莫迪第二任期內恐怕也不會有大的變化。在印度看來,美國不僅是政治影響最大、軍事力量最強、經濟科技最發達的全球唯一超級大國,在投資、經貿、科技、防務、外交等諸多領域可以給予印度實質性的幫助,而且一個穩定向上的印美關系也有助于對沖中國崛起帶來的地緣壓力,增加與其他大國交往的戰略籌碼。

當前,莫迪順利開啟第二任期,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已啟動競選連任模式,影響印美關系的各種國際、地區和兩國國內因素正在快速發展、變化,有的正在發酵,有的已經顯現,有的仍處萌芽之中。綜合來看,“選擇性合作”或將成為未來一個時期印美關系的常態。兩國在利益和理念相同或相近的領域將繼續展開合作,以維系此前確立的戰略伙伴關系,但在彼此立場與政策相悖和沖突的領域也將不時上演互懟、纏斗的場景。

印美在戰略層面成為“最親密盟友和伙伴”的可能越來越低。首先,“謀大國平衡、求戰略自主”一直是印度外交政策的精髓和確保利益最大化的法寶。面對中國的崛起以及持續釋放的善意,印度繼續在大國間謀求戰略平衡,有利于營造適宜的地區與國際環境,這仍是維護國家利益的最優選項。當下美國這種聚焦中國、功利色彩濃厚,尤其在“印太戰略”上促印選邊站隊的做法,對于眾多小國恐都難以奏效,用在印度身上更是顯得一廂情愿。

其次,世界在印度此次大選后已迎來“更加自信的印度和更加自信的莫迪”。而以“美國優先”為圭臬的美國政府選在莫迪甫一連任就挑起美印貿易摩擦。或許美國政府忘了:莫迪去年首次參加香格里拉對話會時,將“尊重”放在“對話、合作、和平、繁榮”之前,稱之為印度與世界交往的第一原則。沒有尊重,哪來盟友伙伴?

第三,印度不是沒有看到,近年來在經貿協定、軍費分攤等問題上,美國即便對日、歐等傳統鐵桿盟友都錙銖必較,下手毫不留情,今后成為盟友又能如何?更何況印度心懷大國之志,從來也不想淪為美國盟友陣營的“小伙伴”。

防務安全領域合作仍將是印美關系最大亮點,軍品貿易、技術轉讓、情報合作、聯合軍演、反恐合作等領域可能繼續深入,但合作范圍、力度和節奏恐將受到更多來自政治、外交領域的制約。特別是近年來印美防務合作的勢頭已極大沖擊印俄傳統關系,引發俄方較大反彈,甚至出現了俄與“宿敵”巴基斯坦舉行聯合軍演這一前所未有的尷尬場景。未來,為保持印俄關系的穩定,新德里在與美俄防務合作問題上或將適度向莫斯科回擺。

印美在貿易自由化、多邊主義等問題上立場迥異。今后,圍繞關稅、普惠制貿易地位、印度IT人才赴美簽證申請、電商監管、勞工和環境標準、知識產權保護等一系列問題,印美齟齬與矛盾將會明顯增加。印式民族主義與美式民粹主義情緒的迎頭對撞,對兩國關系全局帶來的負面影響還將不斷顯現。

印美因利益和理念的巨大差異,在地區熱點問題上的分歧將越來越大。迫在眉睫的是伊朗問題。印度一直是缺油大國,對伊朗原油進口的依賴度很高,反對美對伊的全面制裁和原油禁運。此外,阿富汗局勢現已進入關鍵階段,特朗普政府欲全面撤軍,開啟與塔利班和談。塔利班回歸政治主流與美撤軍恐將是時間問題。在此情況下,未來巴基斯坦的特殊作用和戰略影響力將會再度凸顯。如何在維系撤軍后時代阿富汗穩定與緩解印方的擔憂之間尋找平衡點,特朗普政府即便顧得上,目前也難尋兩全之策。▲

(作者是清華大學國家戰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研究員)

?
战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