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勁:5G時代開啟,高通創投打算怎樣布局?

2019-06-25 02:59:09 創業邦2019年6期

劉巖

2019年被全球產業界公認為5G商用元年。在2G、3G、4G時代成長起來的無線通信技術領軍企業高通(英文名稱:Qualcomm)已經做了大量的5G技術儲備,憑借其技術優勢和產業鏈條中的地位,成為5G標準和商用實現的關鍵主導者和推動者之一。

現階段,高通的手機廠商客戶們已先行一步,紛紛研發甚至已經發布了5G手機。據高通全球副總裁、高通創投董事總經理沈勁透露,包括OPPO、vivo、小米、一加以及中興等在內的全球20多家終端廠商將于今年推出共計超過30款搭載高通5G芯片的5G終端,首批5G智能手機將于2019年第二季度面市。

在5G商用元年的2019年,中國第一陣營的Android手機搭載的幾乎全是高通的5G芯片。

沈勁告訴企業創投聯盟,手機只是5G的一個應用場景,而在5G賦能的產業鏈條中還有更多機會有待發掘。

為了推動5G全球商用,高通動作頻繁,不遺余力地推動5G生態向前發展。而作為高通的風險投資部門,高通創投有著重要使命:“圍繞母公司戰略目標,為高通提供外部創新的洞察,在加速并影響產業鏈的同時獲得良好的財務回報。”

認準5G賦能的新賽道后,沈勁琢磨得更多的還是如何平衡投資的財務回報和戰略價值。經過在高通十多年的磨練,沈勁投資的手感越來越好。中科創達、小米的成功退出,均為高通創投實現了財務價值和戰略價值的雙豐收。

中國區是高通創投在全球投資活動中最活躍的地區之一。截至目前,高通創投已經在7個國家設立了投資團隊,目前在全球管理超過150家活躍的投資組合公司,其中40多家公司分布在中國國內。

最新統計結果顯示,僅2018年一年,高通創投在中國市場就有3個項目通過IPO或并購方式退出,分別是小米、觸寶科技和摩拜。

2019年4月,高通創投的被投企業——視頻通訊企業Zoom在納斯達克IPO。高通創投在A輪時注資,之后又連續追加投資。按照發行價計算,Zoom市值高達92億美元,創下今年美國迄今第四大IPO。

5G大潮來襲,產業加速洗牌,終局不得而知。沈勁帶領高通創投中國團隊將怎樣布局?

5G爆發前夜,搶先布局

沈勁經常會開玩笑說:“通信行業非常有‘紀律性。”他所謂的“紀律性”是指從2G、3G到4G,平均每十年就會產生一個新的無線Generation(代際)。“2010年是海外的主流運營商成規模建設4G的元年,到現在差不多八九年時間。從中國時間表來講,上5G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沈勁告訴企業創投聯盟。

這是一名有著超過二十年經驗的通信老兵。沈勁本科畢業于浙江大學電子工程專業,在南加州大學(USC)獲得通信管理碩士學位后,曾在硅谷獨立創業。他曾是佳網公司(NeTrue Communications)的創始人和CEO,該公司在2000年成功IPO。此外,他還擔任過通用光電的副總裁,從事VoIP、光通信等新技術的開發,算是參與創業。

在主導高通創投之前,沈勁曾擔任高通中國區市場品牌、互聯網服務等部門的負責人,也曾擔任過天翼博路(高通與中國電信的合資公司)的總經理。

“我們應該是在手機上做數據應用最早的那撥人。”回憶起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沈勁語速略微變快,眼神中透露出他確實很享受當時的創業過程。但一向行事低調的他鮮少談及過往經歷和業績。在通信行業一線摸爬滾打多年,這為他后來在高通創投的不菲業績做足了鋪墊。

盡管經歷過全球通信產業的完整周期,對行業規律有著精準的把握,也提前做足了準備,但5G浪潮確實比沈勁料想的來得更加兇猛。

他發現5G的發力呈現全球同步的跡象。“雖然5G部署和商用復雜的難度比3G和4G有數量級的提升,但中國、美國、韓國、日本以及澳大利亞等全球20多個國家的運營商幾乎毫無例外,都選擇把2019年作為商用的第一年。”這是在過去的3G、4G時代從未出現的現象。

2019年被公認為是5G商用元年,當絕大多數投資人認為5G是終端設備廠商、運營商以及大型企業才有資格參與的游戲,根本沒有創業公司的機會時,沈勁已快人一步,于2018年年底領投了一家5G通訊解決方案公司——佰才邦。

沈勁最初判斷,5G將給未來工廠、智慧醫療等關鍵業務型的網絡環境運營帶來機會。這對運營商的技術和服務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拿做5G小基站來說,大型企業雖然有技術能力做小基站,但他們不可能顛覆原有的大基站技術架構和模式,有時他們很難下決心。這時,小公司的機會在于要走出差異化(道路),如果一味模仿傳統的架構和模式,肯定不行。”

理論基礎成立之后,沈勁還親自跟佰才邦的核心團隊和客戶,以及產業鏈上下游廠商等做過深度訪談。“沈總比較謹慎,未調研清楚之前從不輕易承諾投資,而一旦承諾投資,投資過程會很快完成。”佰才邦董事長孫立新說。

“盡管對通信行業了如指掌,但愿意反復細致地跟創業公司溝通,還善于挖掘價值點所在。”這是孫立新對沈勁的印象。

“在全世界范圍內,我覺得沒有哪家公司一定敢站出來說比高通更懂5G。沈總是我目前見過的投資人中最懂我們行業的,但他非常謙虛、特別真誠地來溝通、交流,對創新技術也存有很強的敬畏之心。”

投資佰才邦時,沈勁的最大投資阻力是:高通創投已經在美國投資過一家5G小基站公司,為何還要在中國投資一家估值翻數倍的復刻版,而且還積極充當領投者?

深度接觸下來,沈勁發現佰才邦絕非一家簡單的5G小基站公司。這家公司的創新之處是采用全球領先的基于互聯網架構和軟件虛擬化的移動寬帶系統,可將傳統電信網絡設備搬到云端或任意標準硬件,進而提供SaaS平臺服務,以降低運營商的建設成本和維護成本,滿足行業應用在邊緣網絡端的發展需求。

“我們將傳統運營商從原來的流量價值和連接價值轉變成邊緣計算產生的價值,能把基站變成分布式數據中心,這種超低時延的服務是阿里云等集中式云所不具備的。”孫立新告訴企業創投聯盟。

沈勁對佰才邦的投資判斷其實建立在他對“5G技術特色”的理解基礎之上。“5G之所以能夠為各行各業帶來強大的變革動力,主要是因為5G具有三大技術特色,即增強型移動寬帶、關鍵業務型服務和海量物聯網。”而佰才邦從事的行業或企業網絡運營其實屬于5G技術特色中的“關鍵業務型服務”。

在關鍵業務型服務類別之下,沈勁特別看好高可靠、低時延通信、車對萬物通信(C-V2X)等技術和應用場景。

大變革時代的機遇

“我相信未來的5G是一場革命,而不是像很多人理解的從2G演進到3G、4G,再演進到5G。我們要相信任何產業演進到一定階段必然會醞釀一場質變。在5G革命的過程中,有人跟得上步伐,就能生存得更好,有人來不及改變,就有可能被淘汰,無論是運營商還是廠家。”?作為無線通信技術領域的老兵,孫立新向企業創投聯盟解釋。

孫立新并非危言聳聽。他在通信領域頗有建樹。創辦佰才邦前,孫立新于2001年加入華為,創立了華為無線標準專利部并一直擔任該部部長。5G將是一場革命,湖杉資本創始合伙人蘇仁宏也對此深信不疑:“我經歷過(通信技術的)每個代際。有少數人對5G持懷疑態度,有些看法比較片面。我相信5G一定是一場大的革命。”

蘇仁宏也是一名通信老兵,最早入職于中興通訊,后來轉型做投資,在創立湖杉資本前為華登國際合伙人。華登國際在中國專注于投資半導體行業已有二十年時間。

出于對5G變革的強烈信任,早在三四年前,沈勁就開始調整投資方向。2015年之前,沈勁確定的投資方向為移動互聯網;2015年之后,他判斷5G一定會將移動生態系統拓展至全新的行業,5G的最大作用在于行業賦能。

沈勁認為5G將重點賦能AI、XR(擴展現實,包含AR、VR以及MR)、機器人和IoT四個重點方向。這四個方向也成為高通創投中國區現今的重要投資方向,沈勁將其概括為“5G賦能的智能互連”。

他還引用IHS Markit的《5G經濟》報告中的數據來佐證5G賦能的市場空間之大:到2035年,5G所創造的產品和服務的價值將達到12.3萬億美元。

以這樣的投資策略為指導,沈勁在兩三年前時找到了一家顯示技術服務公司——云英谷,他將這家公司歸類到“XR”領域。沈勁與云英谷CEO顧晶初次見面是在2016年CES(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上,當時二人進行過一番技術探討,但并未談及投資事宜。

后來,在沈勁的邀請下,顧晶去高通總部加州圣迭戈做技術交流。經過反復幾次交流后,沈勁開始對云英谷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這個過程中,也有幾家投資機構對云英谷表達過投資意向。其間,沈勁還把云英谷這個案子介紹給投資過多家芯片公司且以技術投資見長的鄧鋒(北極光創投創始人)一起探討。

但大家一致的難題是,確實吃不準這家公司的技術含量,不敢輕易注資。盡管云英谷當時已經對聯想、HTC等公司做過算法的專利授權,但并不能確定云英谷當時是否具備量產驅動芯片的能力。

后來,當沈勁跟顧晶的交流上升到投資層面時,多家投資機構均力挺高通作領投方。在此局面下,沈勁開始發動高通內部資源對云英谷做技術考評和專利評估。為此,他還專程跑去臺灣會見一些顯示技術的專家。

有高通在半導體行業的“背書”,眾多投資機構對云英谷的信心指數大幅提升。最終,高通創投作為領投方,跟小米、北極光、聚源資本、維信諾等共同完成了對云英谷的B輪投資。從第一次見面到交割,共花了近兩年的時間,沈勁坦言:“在對這家公司的技術考核中,確實花了很大力氣。”

顧晶先后畢業于清華大學和哈佛大學,是30多項專利技術的發明人,云英谷核心團隊成員中有多名來自國際芯片巨頭公司的技術人才。今年,某手機品牌廠商將搭載云英谷研發的首款AMOLED顯示驅動芯片。

自研的AMOLED面板驅動芯片正式量產,這對中國大陸公司而言算是一大突破。

顧晶告訴企業創投聯盟,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消費電子產品中的AR、VR智能眼鏡將更加輕巧,是手機的延伸,配合現有的手機生態,能實現超出尋常的用戶體驗。“我們的微顯示芯片將賦能AR、VR,讓芯片廠、面板廠、終端廠三方共建良性行業生態。”

沈勁一邊看項目,一邊總結哪些領域最有可能被5G賦能。他介紹了八大重要的應用場景,分別為:(1)低時延的多人游戲;(2)XR擴展顯示,包括AR、VR和MR;(3)所見即所得的云服務;(4)即時反應的智能交通;(5)遠程本地化內容的交互;(6)需要隱私保護的邊緣傳感器;(7)低時延、高可靠的柔性制造;(8)個性化虛擬助理。

參觀完2019 MWC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的各種演示后,沈勁對云導游的應用場景表現出極強的興趣:“我認為所見即所得的云導游是排在第一名的5G應用。游客逛景點時,需要云導游以很快的響應速度告訴他們景點背后的故事。5G時代能讓這個應用場景有很好的用戶體驗。”

產業鏈協同思維

“3G、4G已形成了非常龐大而完整的產業鏈,5G同樣會如此。”沈勁有較強的產業鏈思維。

高通創投為什么圍繞產業鏈做投資?為什么會投資摩拜、易到用車等看似跟高通業務沒有直接關系的公司?很多CVC(企業風險投資)同行都有此疑惑。“有些項目看似與業務直接關聯度不大,但我們出于對生態鏈價值的考慮做了投資。高通創投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加速和影響產業鏈的發展。”這是沈勁給出的答案。

回顧過去的移動互聯網時代,當很多科技巨頭熱衷以孵化器或加速器等方式推動生態鏈發展的時候,沈勁選擇了一種距離資本更近的創新形式——創業大賽。早在2008年,高通創投聯合創業邦一起舉辦移動互聯網創業大賽。這種創新模式很快引起了紅杉資本的關注。

從第二屆創業大賽開始,紅杉資本便與高通創投聯合冠名辦賽,模式一直沿用至今,近些年大賽的主題也已經升級為“前沿科技創業大賽”。在創業大賽中,高通創投凝聚了啟明創投、IDG、北極光創投等國內一線VC到場,還跟他們聯合投資了不少優質創業項目。觸寶科技、掌通家園(前身為神州鷹)、耐能等項目源均來自創業大賽。

產業鏈投資為何如此重要?歸根結底,這是由半導體行業研發周期長、技術門檻高等特性所決定的。對此,顧晶在接受企業創投聯盟專訪時作出解釋。他表示,創業公司研發前,要確保產品定義方向正確,就需要跟產業鏈上下游有非常通暢的信息交流。

此時,產業鏈上下游合作伙伴之間的協同性至關重要。

“錢不是成功的關鍵,產業鏈的協同性才是成功的關鍵。比如,系統廠商要提前告訴我們芯片設計廠商的產品規劃,我們再在系統廠商的基礎之上做芯片的研發、改進和測試。考慮到對技術領先性的要求,雙方之間的所有信息必須保密。這時,通過股權投資建立信任關系顯得尤為重要。”這是顧晶的體會。所以,在云英谷早期融資時,顧晶更愿意尋找高通、京東方、維信諾等半導體行業知名廠商作為戰略投資方做背書。

“不關注生態環境建設,以后發展會后繼乏力。”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副總經理彭紅兵在企業創投聯盟承辦的活動上為沈勁產業鏈投資策略的重要性作出了佐證。“做半導體投資,一定要有產業鏈思維。很多人做投資只看單純的技術,不從產業鏈去思考,這是大忌。”蘇仁宏指出多數投資人的一大弊病。

相比之下,大象聲科CEO苗健彰認為,高通已經建立了成型的生態系統。“最近幾年,高通的優勢在于打造了全功能的AI生態” 。

所以,驍龍移動平臺不僅能支持視覺公司,還能支持音頻公司以及各種算法公司。包括谷歌、科大訊飛、曠視、商湯科技等耳熟能詳的公司都是高通AI生態鏈里面的合作伙伴,其中也不乏高通創投的被投公司。

以高通創投投資的大象聲科為例,這家公司目前已融入高通產品生態體系。這是一家機器聽覺解決方案供應商,已推出芯片級單通道人工智能語音增強方案,在不依賴物理硬件的情況下,能有效實現噪音和人聲的分離,并在手機通信行業率先進行商用。

“在5G趨勢之下,你能明顯感覺到高通創投的投資策略更有目的性,投資方向跟高通業務發展方向(的聯系)會更緊密。另外,高通在全球布局上更加開放。” 苗健彰告訴企業創投聯盟,越來越多的智能手機,如OPPO Reno、黑鯊2、努比亞紅魔3等,正在采用大象聲科的AI語音消噪和AI嘯叫抑制技術,實時消除語音及游戲通話中的背景噪聲干擾,為手機用戶帶來更完美的通話體驗。

寬松的盟友

跟純VC相比,CVC同樣給錢,更懂產業,而且又能給資源,搶項目時具備天然優勢。但較強的戰略思維容易讓他們產生“強綁定”的動機。“在投資條款中添加業務合作的條款,這也是很自然的思維模式。CVC投資人會想,我既然花了一筆錢做投資,就希望創業公司能配合我的業務發展。”沈勁坦言,最早做CVC時,高通創投也產生過類似想法。

但沈勁很快發現,“強綁定”模式會帶有極大副作用,相當于把創業公司的手腳捆綁起來,難以讓創業公司充分發揮內在潛力。這種模式雖然能迎合公司的戰略價值,但最終CVC可能很難實現良好的財務回報。

因此,高通創投一直保持著寬松開放的風格。但隨之而來的挑戰是,沈勁經常要在財務價值和戰略價值之間作出最佳權衡。

“如何平衡好財務價值和戰略價值,其實是一門藝術。”這是沈勁多年來的經驗總結。顯然,他已經掌握了這門藝術的精髓。最為典型的案例是高通創投對小米的投資,可謂實現了財務價值和戰略價值雙豐收,堪稱CVC機構的范本。

幾年之前,沈勁在摸準手機行業規律后,判斷新誕生的小米可能會帶來不錯的財務回報。“因為我看到中國手機市場每7?8年洗牌一次。90年代是摩托羅拉和諾基亞的天下;2002年之后,中國品牌(波導、夏新、TCL等)和山寨手機市場份額超過50%;2008年開始,以HTC為旗艦的Android手機以及iPhone開始大規模替換功能機——所以小米很可能會成為這一撥的黑馬,脫穎而出。”

沈勁也重點考量了小米跟高通業務的戰略協同性。投資之前,沈勁用心體會過雷軍的策略。“如果雷總的策略是芯片技術及格就行,價格打最低,小米采用高通芯片的幾率就比較小;但接觸下來,我們發現雷總的策略是要用高端芯片,并且一定要盡早用,手機配置跟蘋果的質量相當,但銷售價格只有蘋果的1/3。”沈勁猜測小米采用高通芯片的幾率極高。

思考清楚之后,沈勁對小米表達出強烈的投資意愿。經過幾輪的投資提案,最終在當時高通中國區管理層的大力支持下,在小米創辦一年之際,高通創投跟晨興資本等純財務投資方聯合投資小米。

“從本質上講,高通一貫支持手機產業的創新者和后來者。新進入手機行業的創業公司,如果要通過技術創新來變革現有市場,他們和高通合作的可能性很高。高通一直不遺余力地支持中國手機廠商,投資小米和支持小米不是偶然的。”沈勁說。

高通創投兩次對小米的投資中均不含業務綁定條款,但小米手機自從發布以來,幾乎所有旗艦機型都會首選高通的驍龍移動平臺。

今年年初新發布的小米9也不例外:在發布會現場,雷軍為了彰顯小米產品的黑科技和高配置,再次在發布會上毫不吝嗇地大勢宣傳了一把高通驍龍移動平臺,更成功搶得“全球首發驍龍855”的關注度。后來,雷軍還底氣十足地向“米粉”表決心,稱小米一定要成為國內5G手機首發者。

高通創投完成對小米的投資之后,進一步鞏固了高通跟小米的合作伙伴關系。成立僅僅幾年,小米已經位列國產手機領導者行列,同時也助力了驍龍品牌在中國市場的推廣。

跟高通業務有強關聯的領域,沈勁一般都會深度參與,比如佰才邦、云英谷、機智云、大象聲科等項目,部分項目會要求領投。

跟高通業務關聯弱但同屬于生態鏈中的企業,他們一般是跟其他基金聯合投資,可不設董事席位。高通創投一般不設定投資階段,從早期到成長期都會涉及。

“高通創投作為高通的偵察兵,愿意一點一滴地推動5G產業向前發展。” 即使競爭對手也會成為5G受益者,但沈勁并不介意。

?
战争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