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航投資手記:重新理解創業之后,我正在重新理解投資

2019-06-25 02:59:09 創業邦2019年6期

周航

經歷過網約車的“燒錢大戰”,離開易到之后轉型做投資人,周航身上有著移動互聯網上半場的深刻印記,其經歷和反思對創業者不無啟發。

加入順為兩年時間,投資人周航近日同創業邦(微信搜索:ichuangyebang)分享了其近來對創業、投資的思考。周航特別提到,自己所提出的觀點本身不重要,有些觀點可能過了半年自己也會否定。正如他說自己寫《重新理解創業》,并不是有多希望創業者能夠認同他的觀點,而是希望能夠啟發大家不斷地去重新思考。

以下為周航口述,經創業邦編輯整理。

反思:世界是多元的,高尚不等于高冷

很多時候,企業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有品牌,就說我們要做一個高規格的東西,聽起來也高端、大氣、上檔次。易到也犯過類似的錯誤,那時候我覺得絕對不能low。現在,我不再這么想問題。

通常,大眾會用非黑即白的方式來思考,守住了底線就賺不到錢,想要賺錢就得放棄格調和堅持。因此,一個高水平的創業者,不應該用二元對立的方式來想問題,而是首先會承認,世界是多元的。一個人可以看歌劇,也可以看二人傳,而且可能有人是既看歌劇也看二人轉的,人本身就充滿了復雜性和多樣性。

趣頭條和糖豆廣場舞都是順為投過的案子,我也有過接觸。譚思亮的趣頭條團隊能夠脫離自己原來的世界,走進用戶所處的世界里去,而且能洞悉那些用戶的人性,做出優秀出色的產品,我很欽佩。

“糖豆”CEO張遠是北大計算機碩士,最早做過一個叫CC視頻的項目,我沒想到他后來會去做廣場舞,而且還做得這么出色。前不久他們剛拿到融資,張遠想做的不只是廣場舞,他想做成一個中國中老年人的社區、社群組織,我覺得很贊。

趣頭條和糖豆其實都是很優秀的產品,是真正為目標用戶所打造的,所以我想與服務好用戶相比,格調并不那么重要。當然,我們也不能去指責那些轉發“震驚體”文章、跳廣場舞的人,你要同意有一個跟你不一樣的社會,同意有一群跟你有價值觀不一樣的人,包容應該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前提。

在我看來,做產品的人應該思考的是,能不能給廣場舞大媽們推了十條標題黨的新聞后,也推一段小提琴,大媽們也可能偶爾點開聽一聽,這樣似乎還挺美的。

審美是在不斷地變化和進步的,如果文藝青年們認為自己所主張的世界更美好,那一個主張文藝的APP就應該通過自己的產品一點點推動這個社會朝那方面去演化,而不是覺得,因為我干的事情很高尚,我就該高冷。

文藝青年就不能看家庭婆媳劇么?一個普通人心中就不能有一顆文藝的小火苗嗎?如果秀智商的只能去知乎,秀情懷的只會去豆瓣,那這兩個產品是不是就把自己鎖死了。

只為已經擁有理性的人服務,與推動這個社會理性,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價值觀和使命感,這兩個不同的使命感就決定了你要做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互聯網之所以為互聯網,就是因為你能夠有機會服務和普惠所有人,這才是互聯網區別于傳統企業最重要的事。

做不一樣的投資人

有人會問我,現在做投資,喜歡什么類型的創業者,我的回答是,我不會去給人分類、貼標簽。有的人說就喜歡海歸,有的人就得投BAT出來的,但我覺得英雄不問出處,我不會太關注到創業者之前是干什么的。

但是呢,我可能不太喜歡乖孩子、好學生,反而比較喜歡有點“反骨”的創業者。我常提醒名校出身的創業者,不要把自己當作用戶,名校畢業、海歸背景的創業者,往往太精英了,想要的生活方式,所需要的產品,并不是中國的主流。

相反,秉著開放的心態,同很多不同出身,不同背景的人交流,能從很多創業者身上學到不同的東西。他們身上也有閃光點。所以我經常暗暗地給自己說,千萬不要給人貼標簽。

不過,我還是得給自己找一個標簽。如果我是跟大家一樣,遞個名片也叫投資人,那投資圈也沒必要多一個叫周航的。所以在加入順為之后,我也在思考,怎么能成為一個不一樣的投資人。

怎么做到不一樣呢?我首先考慮的是,我自己創過業,而且創業對我來說是有樂趣的;其次呢,我覺得自己年齡和各方面的狀態可能越來越適合去扮演一個支持別人創業、幫助別人創業的角色。所以,我給自己的定位是希望能做一個副駕駛一樣的一個投資人,畢竟我開過車,大多數投資人是沒開過車的。

因為我是從創業轉型做投資,所以會重新思考創業者同投資人的關系。我現在覺得,首先雙方不應該是博弈的心態,應該是雙贏的,那雙方就需要充分地交流。現在大家對資本的認知已經越來越成熟了,不是說“我就要做一個獨立的公司”“我就要獨立運營”“我就要上市”,這種想法似乎已經out了。

我一個創業者朋友跟兩個聯合創始人之間都建立了絕對的信任,盡管他們各自立場、主張都不一樣,但是他們都是遵守規則的人,會盡力幫助公司做出一個也許不那么完美,但是總體來說是各方都能接受的選擇。

由此給創業者的一個提示就是:你在董事會的外部董事中,一定要有一個能絕對信任,能在戰場上把“后背”交給對方的人。

現在,我也希望能遇到絕對信任我的創業者,可以在他的董事會扮演這種“背靠背”的角色。

我做什么都是創業者的心態,做投資,我也想投出不一樣的項目。比如說目前大家對5G、AI等技術的關注度很高,但在我看來,做投資在本質上很重要的一個能力就是判斷能力,一個有高度共識的項目,它的投資價值機會不一定大。

好的項目,一定是高度分歧的,甚至是,絕大多數人不看好,只有極少數人看好,或大概率是會失敗的。但是,你最好有一種風險偏好,你就是想做一個跟別人不一樣的人,我認為好的投資人就是那個特別想做不一樣的人。

?
战争彩金